返回首页
——访旅西二代华商李伟泽
来源:《侨商》杂志38期  文/杨慧君

他出生在中国,成长于西班牙,是世人眼中名副其实的华裔二代;他讲一口纯正的西班牙语,闲暇之时却以品阅《三国演义》为乐;他自幼即耳濡目染家族的生意经,然在花样年华之际竟毅然决然地踏上了白手起家的创业征程;他浑身虽散发着西方商人缜密的逻辑和求是的态度,但举手投足间依旧难掩华商的中庸和儒雅。他就是西班牙长城龙集团曾经的“二公子”,当下旅西二代华商中的佼佼者之一的李伟泽。

翩翩少年,意气风发

浓烈狂野的斗牛,粗狂豪迈的舞蹈,悠长刚健的吉他,地中海畔的西班牙实可谓风姿曼妙、热情奔放。而首都马德里,更是以其开阔的视野,广博的胸怀,集浪漫与激情于一身,艺术氛围分外浓郁。

阳光、沙滩、海岸,灵魂于此安享自由,精神于此得以通透。作为西班牙赫赫有名的长城龙集团的“二公子”,作为享誉盛名的集团董事长李汝龙的儿子,华裔二代的少年李伟泽光环加冕、灿然生辉。

斗牛、舞蹈、音乐,思维在此激烈碰撞,梦想在此生根发芽。显赫的家世,优越的生活所滋生的温床并未让李伟泽迷恋与沉醉,反而让他感觉到自我的青春开始愈发的无处安放。在理想与现实的激烈碰撞中,李伟泽愈发果敢与大胆,毅然与决然。

自幼对家族生意耳濡目染的李伟泽自18岁起便辍学进入父亲的长城龙集团。对于成年后人生的第一个重大选择,李伟泽淡然地说:“读书的时候老师给我的建议是医科和法律。这些的确是当时最热门的专业,但是我不想替别人打工,我梦想着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如此,那就最好马上开始。”

怀揣着创业梦想的李伟泽自此便开始在父亲的公司按部就班地耕耘着、拼搏着、奋斗者。“做生意就是做批发”,这种观念在时光的蹉跎中逐渐在他的思想中根深蒂固下来。翩翩少年,意气风发。21岁之际,李伟泽就已在长城龙集团逐渐发展起自己的批发连锁,并在MALAGA、BARCELONA和ALICANTE皆创建了分店。十足的干劲,傲人的成绩,年少的李伟泽在父亲的公司内终于打开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同时也赢得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而做到这一点,他仅仅用了短短的三年。

时光流逝,岁月沉积。年岁渐长的李伟泽愈发地不安分起来。21岁之后,他发现自己不想做批发了,而生意在此时的李伟泽眼中也不再仅仅是批发而已。在这种思想的引导下,他开始在长城龙集团逐步实践起“局部推销——采选订单——品牌加工”的新型经营路线。新型路线无疑是对家族传统路线的一次全面的颠覆和挑战。所有的改革与创新总是伴随着苦难与疼痛,挣扎与奋起。自我的坚持,集团的质疑,冲突此起彼伏。在思想的不断撕扯和纠缠中,26岁的李伟泽毅然决然地做出了他成年后第二个重大的人生选择:白手起家,自立门户。

白手起家,自立门户

白手起家,自立门户对于花样年华时期的李伟泽而言可谓是在人生路上为自己所做出的一个最大的挑战和尝试。对于此次选择,而今早已功成名就的李伟泽毅然坚定。“岁月倒影,年岁渐长。我常常问自己:离开了这里,我能做什么?白手起家,是不是能够成就属于自己的事业?”

最终因对于自身定位的困惑萦绕不去,不安于“长城龙集团二公子”的现状,不满于“长城龙集团二公子”未来的李伟泽选择了出走。但是对于父亲,对于集团,李伟泽依旧满怀尊敬与感恩。“说实话,我父亲那一代也很不容易。聪明和举目无亲、一无所有到把生意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的确耗费了不少的心血。”

初创公司,困难便已接踵而至,此时的李伟泽倍感辛苦与压力。开始之际,公司就只有李伟泽和一位秘书。人员的紧张,工作的繁重,使作为创始人的他不得不将财务、销售、采购等工作揽入囊中。每天的辛苦奔波、勤勤恳恳、焦头烂额并未为他赢得客户对于公司的青睐。创建之后的六个月公司一个订单也没有接到。失望、打击、困惑、不甘、期望、疲惫等不断地折磨着李伟泽,及至最后他不得不面对着整宿整宿的失眠。梦想在实践的路上总是荆棘丛生,人生的精彩旅程也总在于它的波澜起伏。坚守希望,奋起拼搏,未来并不遥远。身处失败与艰难泥潭中的李伟泽不断的进行着自我激励。

思索是理念成型的基础,实践是理念绽放的保障。我对自己的定位在哪里?我究竟想要一家怎样的公司?我期望的营业额是多少?而要做到这些,我需要些什么,而又缺少什么……李伟泽反复的思考,反复的琢磨。他把所想到的问题都罗列在本子上。自己提问,自己回答。等到答案慢慢地完善起来,成熟的发展计划也就成功出炉了。

他当时向客户承诺:他们去中国进货,一切环节(包括价格、质量、管理、物流等)都有他来负责,他将竭尽全力为他们争取最大的利润空间,但是他只收取15%的佣金。就这样李伟泽获得了他创业史上的第一个客户,赚取了创业生涯中的第一桶金。第一个客户他结识于在长城龙集团工作期间,他对于李伟泽的能力颇为肯定。历经磨合,历经合作,现在他们已经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就这样李伟泽做成了他白手起家之后的第一单生意。自此之后,慢慢地市场上就知道有个叫BRUCE的人做的很好;自此之后,李伟泽的生意也就顺风顺水起来。按照这种模式进行操作的订单李伟泽做了一年之多。

念及这段过往的创业经历,李伟泽说:“那时候,几乎所有的钱都被我投资在了广告上。我设计了很有吸引力的计划书,亲自去考察市场,进行评估,筛选了200个目标客户群发邮件。我试图向他们传达这样一个信息:我是你们去中国进货最好的生意伙伴。”

恪守理念,缔造品牌

白手起家,自立门户,是为了解开对于自身定位的困惑,是为实践自己内心深处已逐渐成形的理念。但是父辈所缔造的光芒对于年少志满的李伟泽而言未免太盛、太浓、太热。很多时候他难免觉得压抑,感到沉重。青春洋溢,冲劲十足的他太想证明自己,太想走出新一代华裔的创业之路。

在李伟泽的印象中,新一代华裔来到西班牙基本上都是做餐馆,百元店起家,等到摊子足够大了,就专门做批发。而批发在当时的确是资本积累的最好的方法之一。巨额的利润,资本的积累,这些是老一辈华商所尽心尽力追求的;然而这些对于成长于新时代的李伟泽而言并不具备致命的杀伤力。相较于父辈,他更看重理念,更看重VALOR。“所谓VALOR,就是一个公司的核心价值。通俗地讲,就是在市场上,我要看到有人愿意买我的公司是因为它的价值,它的品牌。‘批发店’是没人要的。”对此,李伟泽解释道。

为了贯彻自己不断丰富的理念,为了缔造真正属于自己的品牌,李伟泽在创业的道路上做了很多的尝试,并不断尝试着将一些精华运用到公司的日常经营和管理中,收获颇丰。

首先,他坚持账目的透明化。作为一家新式的公司,李伟泽始终引导着它朝着正规化的方向发展。而健康、有序的发展离不开精细化的管理。吃了顿饭、加了次油、充了话费,这些消费都要进行系统的财务备案。在具体的运作方面,李伟泽在公司内应用了一个很先进、很便捷的计算机系统,并将该系统广泛地运用到了财务管理、订单管理及员工监督等方面。这个计算机系统十分高效,在这里一切都是电子化的,财务录入,数据分析,任务进展等皆一目了然。

其次,他倡导分段式的管理。目前李伟泽的公司员工约有二十余名,且大部分都是西班牙人。相比创建之初,整体架构已经非常合理和完善。采购、技术开发、生产(中国)、物流、行政、销售、财务、办公室管理等每个部门皆各司其职。经过漫长的磨合,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团结和高效的团队。对此,李伟泽经常引以为豪。公司内部施行分段式管理。内部的计算机系统,每位员工都有专属于自己的密码,且只能看到自己的工作部分。公司严禁越权,物流就是管物流,营销就是管营销。分工明确、精细,员工各司其职即可。

说到李伟泽的“分段式管理”,这里还涉及到一个发人深思的小故事。某著名电器品牌所生产的电热水炉总是出现质量问题,一时间大家都找不到原因。后来在全面的检查中发现,负责最后一道工序的工人即装箱的工人手里拿着一把螺丝刀。检查人员很奇怪,问他问什么。这名工人是个憨厚的老实人,他说,有时候运到这里的热水炉上的螺丝略有些松动了,他就在装箱前顺便拧拧紧。

这名工人的初衷虽好,可惜理念错了,方法错了,程序也错了。正因他一个善意的举动,给公司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失。李伟泽认为,在新式管理中,一名员工尽职的表现不是替别人去做他们本来该做的事,而是做好自己手头的事。故事里的工人的职责就是检查和装箱,发现螺丝没拧紧,他该做的是报告,而不是自己动手去拧紧。这是一个管理的理念,就是各司其职,为的不是追究责任,而是准确地定位症结所在,并进行最彻底的改进。

在这种理念的引导下,李伟泽的公司运作稳健,流程清晰。首先是前期开发,自己收购样板,结合市场上的流行元素,设计师进行研发。其次是把设计运到中国区,样板和实物结合,再交给西班牙的销售部门进行推销。再次是交给采购部门整合,再传回中国的生产部门进行协商,这中间涉及到价格、欧盟质量标准等等。然后投入生产,出货货物进入物流部,中国和西班牙两边的物流部门通力合作。最后是货物顺利到达后,我们开发票并倾听客户的反馈。

自2006年真正实践自己的理念至今已近8年,李伟泽称自己的公司还很年轻,很稚嫩,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面对现实,实事求是。赚钱对于公司当下而言还不是最重要的。完善自身,加强研发,扩大影响,塑造品牌才是今后一段时间内公司发展的重中之重。鉴于此,虽然利润较低,但是李伟泽还是选择了和国际化品牌ZARA合作。对于两者间的合作,李伟泽有异常清醒的认识。其一,作为国际化的品牌之一,ZARA在产品检验和物流处理方面的经验可供公司学习和借鉴。其二,对于我在中国的供应商来说,我就是ZARA的代言人之一,这种身份是十分重要的,对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其三,和ZARA的合作伙伴关系从此就成了我的一张名片,有了这张名片,就会有更多的西班牙公司愿意和我做生意。这种价值都是无形的,也是无价的。

在与ZARA合作的同时,李伟泽也已经创立了独属自己的鞋子品牌。对于品牌创立的选择,李伟泽表示,“在新形式下创立品牌就必须要集中在一个领域,走专业化的路线。”服装市场的激烈竞争,手袋市场的狭窄局促,首饰市场的单一普通都不是李伟泽想要的。而鞋子不仅需要专业技术,同时还是消耗品;公司团队不仅熟悉鞋子的制作流程,同时还通晓市场。基于此,李伟泽最终向鞋子抛出了自己的橄榄枝。

国际经济,风云变幻。经济下滑,环境污染,产能过剩,通货膨胀等如影随形之余,甚至一度愈演愈烈。全球经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在此背景下,李伟泽对于未来公司的定位有较为清醒的认识。李伟泽称自己不是冒险家,做事从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公司现在已经拥有相对稳定的市场定位和客户群体。下一步不是“做大”、“做强”,而是“做精”、“做细”。在经济下滑的背景下,“做大”、“做强”,风险过高。做生意不仅是时间和金钱的投资,更是信念的投资。而“做精”、“做细”,则有助于坚守。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创造品牌的价值,提供软性的客户服务,加强团队的凝聚力,定向发展,做到极致。生意要想做大,决不能急功近利,无形的收货往往更加重要。

中西合璧,探寻商道

李伟泽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也是名副其实的西班牙人。“内白外黄,内西外中”,正是人们俗称的“香蕉人”。他既迷恋“庄周梦蝶”的那份古典雅致和温情浪漫,也适应在周末的夜晚,邀上三五个西班牙好友,喝酒聊天,享尽伊比利亚半岛曼妙的夜生活。在这两种文化中,他慢慢品匝,久久回味;来回穿梭,游刃有余。他在欣赏、感受、认识这两种文化的同时,也肯定中西思维差异的客观存在,甚至还不断地探寻着两者间的共存之路。

作为旅西二代华商的佼佼者,李伟泽额的视点自然而然的集中在商业市场领域。对于中国市场李伟泽在自然有其难以割舍的情怀之余,也有其独到、客观、全面和清醒的理解和认识。“对于中国市场,我有向往,也有困惑”,李伟泽沉稳的表述到。

关于“向往”,李伟泽满含深情,娓娓道来。历经时代的变迁和时间的打磨,欧洲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在这种形势下,想要在西班牙把公司做大是非常困难的。市场局限,竞争激烈,空间狭小。而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则呈现出一幅完全不同的景象。欣欣向荣,潜力巨大,内蕴深厚。

第一是信息。当下的中国,各类资讯的丰富程度和传输速度已经达到了世界级的先进水平。第二是基础设施。近年来,中国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革新,以高铁建设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可谓日新月异。第三是现金流。人口的众多,市场的广阔,政策的开放,越来越多的资金逐步流入亚洲。大家都清楚目前市场最大的现金流在亚洲市场,而中国市场又是亚洲市场的典型代表。第四是人力市场。在中国,企业可以用相对较少的薪资雇佣到素质最高的员工,这种性价比是欧美等其他国家所无可比拟的。第五是消费能力。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庞大的市场,这点毋庸置疑。其实,这个市场不仅巨大,而且层次丰富,蕴藏着无穷的活力。新鲜的市场不断地被开发出来,从沿海到内地,发展的浪潮一波紧跟一波。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无数的机遇在暗涌。第六是历史因素所造就的人的心理状态。今天的中国如同黎明时分的太阳,沉浸在即将喷薄而出的兴奋中。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中国人办完奥运办世博,什么都要争第一。这种思维有它积极的一面即维持着这个巨大市场的新鲜和活力。当欧洲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休假、养老金、失业金这些上时,中国人却冲劲十足,好像工业革命前夕的英国。一切都处在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状态。而这种状态,只有在人的思想还在饥饿的状态下才会有。对于企业家来说,这就意味着无穷的机遇。

“关于困惑”,李伟泽丝毫不避讳,反而显得更加沉稳和淡然。对于他来说也许发现问题才是为了更好的解决问题。自九岁那年跟随家人离开中国,从法国辗转来到西班牙,学习、生活、工作、创业皆在西班牙进行的李伟泽时刻都关注着中国的发展和变化。最近两年,他因工作所需更是经常的回到中国去谈生意,拓展市场。“在中国做生意,就像在‘水里打拳’,使不上力气”,李伟泽解释道,“你仅仅有好的计划书是远远不够的,中国的市场比表面上和想象中的更加复杂。诸如政策、人脉等元素在市场的运作中更是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机遇必然蕴含着挑战,成功的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所谓“商道”即为“人道”,如何在中西合璧中探寻出一条新的道路,是接下来李伟泽所要尝试的,而对此李伟泽自身也是信心满满。“我的思维是西式的,同时也是中国的,我想这也是我的优势所在。我了解西班牙,也了解中国。我能明白西方人做事的精确和严谨,也能理解中国人的迂回与中庸。尽管对于中国市场,我的确存在困惑。但仍会按照自己的节奏朝前走,我要在中国的大环境中,用西方人的新式理念、新式的管理模式去经营我的公司。不能被动地让市场牵着鼻子走,而是要先摆正自己的位置,利用这个市场中最有用的东西,培育出属于自己的独特的果实。”

超然生活,静水深流

如果要在工作和生活中做出选择,李伟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生活。对于目前的生活,他已经非常满意。钱再多,无非就是银行账户上多几个零。而人生的成绩感不仅仅是来源于事业,而是行走在这人世间,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活在当下,珍惜当下,一切足矣。

曾经有这样一个比喻。每个人都是舞台上杂耍的小丑,努力倾其一生接抛手中的三个球。皮球的名字是工作,铁球的名字是身体,而玻璃球的名字是生活。皮球掉在地上,还有弹起来的机会,就如我的工作;铁球掉在地上,因为身体重永远失去了再次跳跃的可能,就像我们的健康;玻璃球掉在地上,留下的唯有一堆永远也无法拼起来的碎片而已,就像我们的生活。为了追求完美,我们精疲力竭,再接再厉,为了只是不让手中的任何一个球掉在地上。

进入而立之年的李伟泽早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作为父亲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李伟泽的肩上承担着更多的责任和义务。此时,玻璃球对于他而言愈发显得弥足珍贵。工作是为了生活,但生活却不仅仅是为了工作。即便事业开拓的更大,即便工作做得再多,永远看不到尽头。人生在世,草木一秋。永恒的唯有生活的点点痕迹,留下的唯有感情的隽永轻盈。

一般而言,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会议,否则周末李伟泽总是习惯待在家里。或是与家人共享天伦,或是与友人举杯畅饮。生活本身就是在寻找一个平衡点,李伟泽认为。生活中的李伟泽很爱书,更是享受选书、购书、看书、品书所带来的惬意与温情。他对于中国古典文学更是青睐有加,而《唐诗宋词》、《三国演义》等更是让其爱不释手。博览群书,深谙中国哲学之道的李伟泽更醉心于孟浩然式的超然生活,更倾心于陶渊明式的静水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