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访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合伙人 魏海波
来源:《侨商》杂志31期  文/何峰

尽管对一个中国留日的学生而言,三菱银行丰厚的收入和稳定的工作是可望不可及的人生幻梦,但他却不甘心一辈子在日本当白领,他选择了回国创业。他感到,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代,作为一个法律人,可以让梦想照进现实,推进祖国走向法治的进程……

1977年冬天魏海波律师参加了全国高考,那时候上海的各所大学还没有开设法律系,因此他报读了华东师范大学的历史系。1982年2月毕业后,他非常幸运地被分配到共青团上海市委工作,当时的团市委书记就是如今的中央政治局委员李源潮同志。之后,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调到了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工作。当时是法学所历史最辉煌鼎盛的年代,真可谓“人才济济、精英汇集”,有“北有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南有上海法学研究所”之说。他在法学研究所工作初始是做《政治与法律》杂志的编辑。后来调到法学研究所的宪法研究室(当时宪法室的主任就是现任上海市社联党组书记的沈国明同志)专门研究宪法与行政法。之后又调到学术室做主任,当时他是全院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

六年耕耘

从1982年到1988年5月,魏海波在法学所从事法学研究六年,他在思想上、学术上、理论上的收获,今天看起来恐怕远远要超过读十年大学的所学。简单地讲,他在淮海中路622弄社科院大院里认识了一批中国法学界,乃至政治界的精英。

1983年初,魏海波向法学所长潘老提出,应当组织中青年者撰写系列行政法学的专题论文的建议,这一建议得到了当时杂志主编、法学研究所所长潘念之的首肯。当时在国内还从没有一本学术杂志系统刊登过行政法学的文章。第一篇文章他就约了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的中表年学者王沪宁(现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撰写。之后魏海波又跑到合肥,约了当时安徽大学法律系硕士研究生袁曙宏(现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撰写相关论文;他还先后约了当时浙江大学法律系研究生胡建淼(曾任浙江工商大学校长、现任国家行政学院的系主任);以及当时的上海市委党校青年老师李琪等许多青年学者撰文。为了更好地进行行政学的专题论文编辑工作,他还曾经采访了当时的国务院副秘书长李灏(后任深圳市市委书记)等一批优秀的学者、专家、教授。魏海波在和他们的学术、理论交往中彼此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八十年代中,法学所的老专家对这些毛头小子言传身教,手把手地“传”、“帮”、“带”。魏海波告诉记者,有一次他修改一篇来稿,因为“得”、“地”、“的”三个字用得不大准确,当时法学所副所长就在稿子上用红笔指示:“小魏,这是不能原谅的错误”,然后末尾再加上三个惊叹号。那时魏海波接受不了,认为所长是小题大做,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他从内心里感悟到这种“板凳要座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的认真精神,应当成为自己一生的座右铭。

当时是法学所最辉煌的时代,拥有100多位研究员。这些研究人员参加了国家很多重大法律的立法工作,如:《民法通则》、《公司法》、《经济合同法实施细则》、《科技促进进步法》等,涌现出大批优秀的中青年科研人员,如:深圳大学法学院院长董立坤(后担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委员)、苏州大学法院院长杨海坤、上海大学法学院著名教授倪正茂等,这些人都是当时法学所的中坚力量。

当时法学所经常主办和召开各种学术研讨会,是长江以南地区重要的法学研究阵地。除了法学研究工作外,法学所经常被邀请参加一些重大案件的讨论和咨询工作。对于上海地区重大的刑事、民事案件,上海市中院、高院都会征求法学研究所的意见。法学所的研究人员中有好几位也曾先后担任过本市中院和高院的领导,如,现任市法制办主任刘华、现任上海市人大党委会副秘书长林荫茂、原任上海市市政府副秘书长卢莹辉等,就都是法学所出去的。

   同时法学所还汇聚了一大批解放前一大律师、国民党时期的法官、大学法学教授,由他们组成了法学所的编译室。这批法学家当中有许多人是30年代从东吴大学、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的法学院毕业回国的专业法律人才,如杨澜老公吴征的爷爷也在法学所工作过。这些法学家花费了很多心血,编写成了《比较法丛书》、《国际法丛书》,这些著作极大丰富了我国当时的法学理论研究宝库。

魏海波在法学所工作期间,受到了学术研究上的熏陶,养成了“吾爱我师,吾更爱真理”的思维习惯。他曾经系统地阅读过当时能够找到的法学教材和法学理论书籍,也参与过一些重大的立法活动。同时撰写了一批比较有质量的法学理论文章。主编了《行政管理学简明词典》、《青工与法律》等书籍,并结识了一大批当时的青年律师,如陶武平、徐晓青、叶府荣、张鲤庭等人。这些人后来都成为沪上著名的大律师。

魏海波在法学所工作的时候,确立了毕生从事法学研究的梦想。但是,1988年5月份,社会科学院给他了一个公派出国留学的机会,让他到日本著名的一桥大学法院院攻读研究生,因些,他不得不中断了在法学所的研究工作。

梦想回归

魏海波在日本一桥大学虽然学习的是法学,但是考虑到毕业后在国外谋生的需要,1991年他选择了到日本三菱银行工作,主要从事中国经济的研究。尽管对一个中国留学生来说,三菱银行丰厚的收和稳定的工作是可望不可及的人生幻梦,但是魏海波却不甘心在日本一辈子当一个白领。于是他在1995年底放弃了在日本的稳定生活,选择回国创业,回国后先后创办子上海朝日教育管理集团(在上海市和外地发展了15所分校)和东华仿真三维动画公司(从事三维动画的制作)。由于公司经营非常紧张,他几乎再也没时间涉足法律事务。只是在夜深人静时,他常会问自己:到底什么才是自己最喜欢的工作?要不要再重新回到法律这个老本行?

终于,在2011年5月,他将朝日教育集团的管理工作交给了日本著名的教育集团——滋庆集团管理,选择到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做合伙人,重新走回法律这条路。他之所以会选择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工作,主要因为创办京衡律师集团的陈有西大律师,刚好在上海创办了一家有60多位专职律师的上海分所。同时也因为,在经营公司的十多年间,他感到浙商在中国经济发展中作用极大,很希望能在工作中与浙江人交往,亲身体会、学习他们的长处。

讲到律师业务,目前,魏海波主要从事两块事务。第一是公司法的业务,从解决公司的重大合同纠纷业务,到公司的破产兼并重组、融资上市业务。由于魏律师从事公司经营管理工作15年,比较熟悉公司的经营运作,因此比年轻律师更能了解公司在运作中的法律需求,深知完善公司管理架构的重要性。第二是刑事案件的法律服务业务,魏律师认为弄事辩护案件最能考验一个律师的真正功力。一个好的刑辩律师,应该能够在法庭辩护中展现他的辩护风采。为当事人争取到最大合法利益。而且坦白地,如今刑事案件中,因冤假错案被入刑的人太多。很多被错抓错判的人希望有“铁肩担道义”的律师为他们提供法律帮助。在他心目中章士钊、施洋都是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大律师。尽管回到律师队伍才一年多,但已经找到了这种感觉,这一年多参与的刑事案件有10多件,经济纠纷案件近20件,比较好地维护了当事人的权利。

作为一个从事了15年公司管理,又前后从事过10年法律工作的两栖人来说,魏律师觉得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无论在公司法律风险防范上,还是在公司经营管理上还有很多课题可以做。特别是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浙江的吴英案,安徽兴邦案都给我们提出了很多新的问题。这些新型的,横跨经济、法律两个领域的问题都摆在法律人的面前,急需我们去解决。而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挑战的时代,作为一个法律人,可以让梦想照进现实,可以在祖国走向法治的进程中亲身体验难以言传的痛苦与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