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访东辉休闲运动用品(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之岳
来源:《侨商》杂志37期  编辑整理/乔尚

身着浅蓝色衬衫的王之岳先生有着清瘦高挑的身材,儒雅的举止带着一身书卷气,明亮的眼睛透出睿智的目光,一副绅士形象映入眼帘,全然联想不到他已到花甲之年。

插队落户,炼就坚毅品格

王之岳于50年代出生在上海市徐汇区,祖籍江苏武进,他是书香门第之后,排行第五,祖父是知识分子,曾参加过辛亥革命,后被上海文史馆重用,撰写国民史。父亲是清华大学财经专业的高材生,英文很好,解放后一直在税务机构工作。

“我是在一个比较自由、宽松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王之岳回忆,祖父早逝,却留下大量宝贵的古书,读圣贤书渐渐成了王之岳的一大爱好和享受,父亲在工作之余也经常指导子女练书法、学画画、学英语。在父亲良好的家教熏陶下,王之岳在上海无忧无虑地度过了小学、中学。

1969年,一场突如其来的上山下乡运动,让刚初中毕业的王之岳就踏上远去黑龙江的列车,开启9年的知青生涯。

从南方来到北方,从繁华都市来到边陲小镇,从知识分子家庭来到农村插队落户,这对王之岳的身心都是一种考验。他开始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干农活、出大力、流大汗,艰苦的生活没有压垮他瘦弱的身躯,反而培养出他刚强坚毅、吃苦耐劳的个性。

误打误撞,走上外贸之路

1978年,祖国大地吹响改革开发的号角,王之岳也跟随时代的脚步回到故乡,成为上海华侨电子厂的一名工人。1979年的一天,王之岳偶然间看到上海市玩具进出口公司的招聘公告,这可是由国务院批准的第一批工贸合一的进出口企业,招聘对英文要求极高,有些英语底子的他跃跃欲试。

父亲也极力支持儿子的选择,“他为我准备了300道面试题目,让我背得滚瓜烂熟,保准通过。”王之岳笑着说。果然,1979年10月,他以优异的成绩从10000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顺利考入这家自营出口的外贸公司,成为10名录取者之一。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王之岳走进了外贸这个行当。

“由于当时第一批大学生还没有出炉,让我钻了个空”。王之岳打趣道,而正是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奠定了他今后的人生方向。如果说走上外贸之路,纯属阴差阳错的话,那么,这个错,却成就了他未来的事业。

进入公司之后,王之岳被分配到童车塑料组做外销员,精力旺盛的他开始埋头苦干起来,“因为和国外存在时差,外贸公司的上班时间是跟国内颠倒的,别人晚上5点下班,我却要抖擞精神开始工作”。别看他身子瘦弱,全科十几个外销员,他能包揽全科70%的任务,在公司的9年间(1979年到1988年),年年的业务标兵都被他收入囊中。

在疯狂工作的同时,王之岳并没有闲着。1983年,他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习,学业与业务齐头并进,被公司视作重点培养对象,考虑派他常驻美国发展。

敢“吃螃蟹”,跳槽合资企业

1983年,王之岳第一次出国。作为一个在外贸一线打仗的人,他终于亲眼见到了自己的对手。国外对产品的品质控制、生产效率,令他大为惊叹。1986年开始,王之岳的姐弟相继出国,让他又了更多了解海外情况的机会。他就像一只井底之蛙,看到了外面精彩的世界。

国内的落后让他心急如焚,这个外表文绉绉的青年,内心开始激荡,如何才能冲破这旧经济体制的束缚?

“现在国家已经改革开放了,像你这样犹如凤毛麟角的人才,完全可以被聘到香港去啊!你们国家现在不是可以自己干了吗?”一个香港大集团公司老板某天对王之岳感叹道。这句话有如石破天惊,令王之岳豁然开朗。

机缘巧合,1988年10月,浦东一家刚成立的中美合资企业,听说王之岳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便找到他:“你愿意去我们公司吗?”

“愿意!”这个充满野心的年轻人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愿意冲破思想的牢笼,放弃在外人看来安逸的生活、优厚的待遇,成为从外贸公司出走的第一人。

不想,这一举动惊动了上层人士。市政府派出专门调查组,对王之岳的家庭展开调查,上海外国投资委员会派两名处长跟浦东工业局谈话。最后证明,王之岳同志是个好同志,但公司无疑为损失一员大将而感到万分可惜。

回忆这段经历,王之岳笑自己当时也算“冒了一回险”。跨出这一步虽然很难,收获的却是另一片天空。

当时,这家合资企业做的是贴牌产品,但王之岳觉得,企业完全可以做供应给全球的全系列品牌。“私营企业正如雨后春笋一样破土而出,我为什么不可以自己闯一番天地?”

自主创业,仨合伙人搭台唱戏

王之岳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也与奉贤结下了不解之缘,“外贸公司属下一厂长告诉我,上海有个世外桃源,在奉贤。他们加工毛绒玩具的单位就在那里,那儿民风淳朴、空气清新、劳动力也便宜。”在同行的竭力推荐下,王之岳来到奉贤,实地查看下来,觉得确实大有可为。

可是,就算自己有运作能力,资金从哪里来?王之岳第一个想到了大他4岁的台湾籍人士游木章先生。游木章是王之岳亲戚的朋友,他想从台湾到上海投资发展,却苦于不了解中国的外贸体系,两人一见如故,就这样,王之岳帮游木章牵线到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另一位台湾人,是王之岳的同行,他曾在全球最大的玩具企业Intex做管理人员。

“当时,我们3人在上海的华亭宾馆足足谈了4个小时,他们部很支持我的想法,表示可以大干一场。”王之岳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3个怀揣创业梦的青年一拍即合,两个投资人拿出30万美金作为本钱。

资金、场地都具备了,王之岳没日没夜地忙活起来,从专业行业里招贤纳士,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和机器,研究行业技术水准和设计理念。1991年3月,东方塑胶制品有限公司正式在邬桥镇张塘村成立。

当周围大多数人还在村里农作的时候,50多名员工聚在厂里热火朝天地做起了充气玩具。对于玩具的生产和销售,王之岳深谙其道,公司在他的带领下很快走上轨道,平稳地发展起来。

问及王之岳有什么创业秘诀,他坦言:“在那个年代,只要肯认真做,就一定会有收获。”确实,改革开放给有志青年创造了大展宏图的机会,市场存在供需关系。“我也要感谢自己的两个搭档,他们信任我,放手让我去做,没有太多干预。”

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下,整个中国的发展如火如茶,“但我们公司的发展还不够快。”王之岳心里明白,一成不变注定要被淘汰,只有转型,才能出奇制胜。通过与同行间的对比和不断参加海外展览,他发现,水上休闲运动艇正在渐渐被海外市场所青睐,当时国内只有1-2家能够生产类似充气艇的企业,而国外的大多数船厂都放弃这种入门级的船艇产品,转向高端船艇制造。中小艇产品在海外市场上还是空白,能否从这里入手呢?

拿下股权,从玩具转型到游艇

说干就干,1999 年,他宣布拿下东方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凭借对充气产品10多年的专业经验和对市场的准确把握,王之岳开始带领团队打造充气小船、船艇等沙滩夏季休闲产品,出口到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欧洲国家。此外,他把市区的销售部搬到奉贤,亲自对产品品质进行把关,他还专门组建了一支海外兵团,从国外引进一批国际纸业经理人,研究市场趋势,进行海外开拓。

在中外人士的共同努力下,公司的业务量不断激增,奉贤的工厂来不及做订单,王之岳把一半的订单发包到东莞的工厂做。2002年,王之岳干脆关闭了东莞的工厂,把184个工人全部迁徙到奉贤,公司生产效率大幅提升。

2002年.海辉游艇(上海)有限公司正式在成立。公司开始全力打造高质量、便携式的充气艇系列产品。自此,海辉(Silver Marine)品牌不断壮大,公司聘请新西兰橡皮艇专家—— 具有近30年制船经验的Lancer公司和玻璃钢底壳设计专家--Marine Creation公司,于2005年推出Captain-船长之尊系列。

走不同寻常的特色之路,让王之岳尝到了创新的甜头。从2002年到2007年,公司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销售量节节攀升,并获得了高新技术企业、区技术中心、区专利新产品、上海品牌企业、区小巨人企业、上海市专利示范企业等多项荣誉称号。

然而,成功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2008年的一场金融危机,让公司一度陷入困境。08年销售额下滑20%,09年下滑50%,10年下滑40%,3年的销管额几乎被腰斩。王之岳不得不撤掉海外的两家仓库,精简工作人员,等待危机的过去。

女儿回归,为承父业努力奋斗

正在王之岳忧心焦虑之际,女儿回国了。王之岳一度以为,15岁就移民加拿大的女儿不会回国发展,女儿的回归让他喜出望外。

王简的身上显现着东西方结合之美,白皙的脸庞、灵动的眼睛、婀娜的身姿,全身散发着精致高雅的江南风韵。而她开放活跃的思维、谦和沉稳的谈吐、果敢大胆的性格、又显露出十足的国际范。

王简是王之岳与爱人蒋晶的结晶。夫妇俩给女儿取名王简,看似简单,其实却深藏寓意。竹字头代表女儿出身书香世家,而简的繁体字简下面包含一个晶,正是母亲的名,这也包含了王之岳对夫人的爱。

女儿充满了艺术细胞,2岁8个月就开始学弹钢琴,11岁时就达到8级水平。王之岳的家就在上海音乐学院附近,当时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把王简视作孙女,还极力推荐她去考纽约音乐学院,此外,王简还画得一手好油画。

1999年全家移民加拿大,2003年,王简放弃了从事艺术行业的理想,考入加拿大排名前三的一所商学院一一SFU(西门菲沙大学),选择了市场和国际金融专业。每年寒暑假,她都会回到父亲的公司实习,挣得的工资便是下个学期的学费。毕业后,王简就职于国外一家实业公司,短短两年半的时间,她就从市场高级专员提升到项目经理,这位来自东方的女性,很快令公司的外籍领导对她刮目相看。

正在国外做得风生水起之时,王简却毅然选择回国。

父女协力,打出属于自己的品牌

“父亲在国内工作繁忙,又要经常两地飞,能见到的次数很少,每次见到,会觉得他又苍老了些。”王简深情的说,自己的一切都是父亲给予的,她肩上压着一份责任感和使命感,督促着她去为父亲分担忧愁。

“父亲从来没有刻意培养我成为他的接班人,但我却一直默默地在为回来的这一刻打拼。”2010年,拥有6年的先进国际视野的王简回到了国内。

一进公司,她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她提出必须放弃目前所有的OEM贴牌产品,树立自己的品牌。这一想法立马遭到销售总监的质疑,不做贴牌产品,会有订单吗?“这是市场跟销售之间的拔河,销售要接订单,市场要打品牌,中间肯定会牺牲一定的利润,但市场的定位就是为了带来更多的销售。”王简说。

在王简的坚持下,2010年,公司成为国内唯一有自己品牌的公司,成立5大外销旗舰品牌,分别是MSpa美泉品牌,专业生产可移动式充气按摩水池;SilverMarine海辉品牌和SEABO赛博品牌,生产高端充气橡皮玻璃钢快艇;Aqua Marina东划品牌,生产充气冲浪板、休闲充气独木舟、钓鱼船及冲锋快艇:O-Blue品牌,生产花园休闲大水池、充气玩具。

同年,公司正式打入内销市场,与美国进口科罗娜豪华游艇签订了10年的合同,成为该品牌的中国唯一总代理,销售量从2010年的10条增长到今年40条,今年销售额达2000万。

父女俩都十分看好国内游艇市场。“中国去年建起二十几个游艇俱乐部,中国的码头是空的,就在等船进来。”王简充满信心地说,王之岳也点点头,“全球只有不到10个公司做游艇,我们正在蓄势待发,当这个市场真的蓬勃起来的时候,能够适时抓住机遇。”

女儿的加入让王之岳如虎添翼。如今,公司年销售额达1.2亿多元,比1991年增长105倍,投入资金翻了70多倍,拥有7个生产工厂,开发出大小86款新产品,已获67项专利授权,核心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同行业中也处于领先地位。

“现在看来,女儿的坚持是对的,我们自己的品牌亮相了,而且在国内是独树一帜的。”王之岳边说边笑,笑容中透着骄傲。“以前,我在舞台上唱主角,现在变成了在幕后拉幕的人。”

但王之岳是满足的,因为他看到舞台上站着的,是年轻有为的女儿。王之岳坦言:“我这一代靠的是对机遇、对市场的敏感度,对技术的熟悉,在行业内摸爬打滚打出来。而下一代,将靠国际规范的操作流程,现代化的理念,继续扬帆起航。”但这两代人都有着不服输的冲劲和果敢,在自己的事业田园里不断辛勤耕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