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访上海工控集团董事长 郑宗衍

一切看似传奇色彩的背后,都自有其事事实发展的逻辑必然。

上海工控集团董事长郑宗衍一步一步走向成功、不断超越自我而提升境界,这样的事情才是真的有故事、有启迪。

来源:《侨商》杂志36期
独辟蹊径,传奇创业

说起创业,可能平常人想来会是一条艰辛无比的荆棘之路。在成功的路上会有数不尽的坎坷和说不完的辛酸。但上海工控集团董事长郑宗衍的创业之路却充满故事和传奇。也许是天生的商人头脑,也许是十几年求学路上文化侵润出的精明聪慧,郑宗衍没有选择寄人篱下的平凡开始。

1996年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郑宗衍在毕业旅行中偶然认识了几位在新加坡资历很深的投资商。在短短一个星期的结伴旅程中,初出茅庐的郑宗衍毫无顾忌地畅谈自己的创业构想和商业王国,他的睿智和独到的见解使他与几位投资商一见如故,对于整个东南亚的经济状况进行了全面交流,尤其是对于照明设备在东南亚的市场有形成了强烈的共识。对于东南亚的一些相对落后的国家,普通家庭受不了飞利浦等国际知名品牌家用灯管灯泡的高昂价格。而一些本土作坊的产品质量又参差不齐,消费者的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郑宗衍提出,能不能创建一个品牌,既有低廉的价格,又可以保证产品的高质量?在得到了几位投资商的支持后,结合了新加坡,泰国,中国,缅甸的优良生产工艺,几经周折郑宗衍创建了NCY照明品牌。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厂房小产量低,生产条件简陋,个中辛苦自不必说。好在当时的东南亚照明市场是一些大型企业忽视开发的死角,竞争还不算激烈,郑宗衍本着诚信与质量为本的传统企业理念,迅速在消费者人群能够得到了好评。随着再生产规模的扩大和大型厂房的建造,产品的生产工艺不断完善,产量质量和市场占有量也有了质的飞跃。NCY的产品逐步得到了东南亚老百姓的广泛认可。在缅甸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NCY就成为了缅甸全国唯一的照明设备供应商。

在完成了迅速的资本积累后,郑宗衍把眼光投向了商业自然条件类似的南美洲,选择开拓南美市场。以同样的高品质低价格策略,NCY很快占领了南美市场的大量份额,并成为了南美家乐福唯一的照明供应商。企业以惊人的速度扩张,也得到了国际市场的广泛关注。终于,在他的不懈努力下,NCY在1997年成功收购了荷兰的世界第五大照明设备品牌罗浩斯,并依托其成熟的销售渠道将产品销售到了全球70个多国家。在仅仅一年多的时间里,郑宗衍就组建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书写了世界商业史上的传奇!

为了商业运作的需求,郑宗衍旅居巴西。二十一世纪初,已经跨入成功商人行列的郑宗衍在国家统战部和侨办的邀请下,经过了多次的考察,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决定回国投资建厂,为祖国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2002年,郑宗衍在上海市宝山工业区建立了生产厂房,并与韩国的管理团队合作,进行高效的管理和生产,迅速占领了韩国照明市场百分之八十的份额。回国投资期间,在与侨商会等商业组织紧密合作的契机之下,郑担任了上海市侨商会的常务副会长。

很多人向郑宗衍提出建议:既然公司的产品已经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并且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一味的走低价路线是否不利于企业的发展?因为同等质量的其他品牌产品的价格远远在NCY之上。是否应该找合适的机会提高产品价格,走向更高的市场?郑回应道:“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仅仅是做自己的企业,而是做社会的企业,除了盈利,还有更重要的社会责任。我不需要每卖出一个灯泡让我自己兜里多几块钱,我就是要做老百姓喜欢而且用得起的产品”。

也许有些人很好奇,为什么郑宗衍在这么年轻时就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郑宗衍知道其实成功的路是不能复制的,每次面对这个问题,郑宗衍总是轻松地笑道:“成功是什么?成功不是董事长这个头衔,也不是个人名下的资产。成功是消费者喜欢你的产品,愿意购买你的产品,无论你做什么行业,也无论你的产业有多大,就像我常去的一家包子铺,那里只有10平米的营业空间,但是门口每天都排着长队。我觉得这个老板就很成功,算得上优秀的生意人。我从一出家门就当自己的董事长了,跟包子店的老板一样,只是行业不同而已。”这略带玩笑的说法中其实饱含了他独到的发现市场的眼光和精明的决策能力,也包含了他对创业者的鼓励和希冀。郑说:“做企业就是做利益,不仅是自己的利益,更是消费者的利益。”本着诚为本,信为天,质量至上的经营理念,郑无疑走过了一条传奇的创业之路。

事业腾飞,回报社会

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都肩负着巨大的社会责任。郑宗衍也一样,还在国外创业期间,郑九非常乐于从事慈善事业,对东南亚的贫困家庭进行了大量的捐助。对于祖国,郑更是有无限的眷恋。在巴西郑坚持每个星期天给贫困家庭送物送钱,在每一次的自然灾害时,他都慷慨解囊,竭尽所能帮助受灾群众度过难关。天性善良的他尤其是对贫困地区上不起学,甚至吃不饱饭的孩子们的状况尤为关切。很多次,他被媒体上披露的求学路上那些无助的孩子们的眼神深深刺痛着。他决心资助国内的贫困儿童和怀抱梦想的贫困学生,帮助孩子们圆读书梦,走好人生的第一步。

一个偶然的机会,郑宗衍从媒体上得知,西藏那曲县有一百多个留守儿童由于经济困难而没有学上。他当即联系到了那曲县政府的相关人员,表示这一百多个孩子的学费以及课本衣物等需要的费用由他全部承担。县政府的工作人员非常激动,再三道谢说:“您为我们那曲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代表孩子的家人们感谢您!”郑宗衍回应:“我能为这些孩子们做些事感到非常幸福。科教兴国是我们国家的发展战略,每一个人都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权,孩子不应该因为家庭贫困而失去这种权利。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博的,但是我相信,这些孩子长大之后,定会有所成就,再通过他们的力量帮助更多的孩子。这样,所造就的社会财富将是几何级的增长。”在郑宗衍的帮助下,这一百多个孩子都回到了课堂。学校的领导曾经多次邀请郑去学校看看,希望他亲自去看看孩子们有书可读的开心笑脸,也让孩子们认识一下帮助自己回到学校的大好人,孩子们准备了很多礼物盒节目等着他,爱好旅游的郑宗衍一直向往西藏神秘的宗教、湛蓝的天空、独特的放晴,很多次他甚至在梦里看到了孩子们天使一样的笑脸,但是斟酌再三郑宗衍还是委婉的拒绝了,就像以前很多次的捐献都选择低调和匿名一样,他怕捐助者任何一点不经意的高高在上的施舍心态伤害到受捐助人的自尊,比起物质的拥有它更希望孩子们有一种健康向上的心态。他经商十七年,捐献的数百万元的财物,却从来没有去面对任何一个受赠人。他说:“我做慈善不是作秀,因此我不需要面对面的感恩,我是想用行动告诉孩子们,这个世界是充满爱的。等他们长大了,也用同样的爱心回报社会,帮助更多需要关怀的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爱的创造者和传递者,不用在意这份爱是谁传递给他们的,我希望他们能把这份爱永久的传递下去。”

郑宗衍的老家在浙江省乐清市,在一次探亲时,闲谈中他了解乐清师范学校的一些学生存在买不起课本交不起学费的状况。郑宗衍马上跟校方取得联系,详细询问了贫困学生们的家庭状况和学习状况。在了解了学生们的情况后,郑宗衍表示该学校的贫困学生上学问题都交给他来解决,他要设置专门负责人员与校方保持联系,并马上将这些学生们所需要的学习费用派人送到学生手里。郑宗衍说自己是乐清市走出的商人,只要乐清师范学校还存在这样的孩子,他就不会停止这样的资助。就这样,学校的学生换了一茬又一茬,郑的捐资助学却从来不曾停歇。

当人们问起郑宗衍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慈善事业,又为何行善的时候,他回答说:“善是人的天性,给予是最快乐的事。行善不应是在有巨大的财富时才关注的事,重要的是要把这种与生俱来的善待之以恒的发扬下去,并让正能量在行善中得到传承。”

着眼文化,创造未来

在创业过程中,郑宗衍也曾有过困惑。在财富积累的越来越多时,怎样分配这些财富才能创造出更大的社会价值,让更多人享受到社会财富带来的利好。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他回国考察市场期间得到了解决。郑宗衍决定将资金投入到更加广阔的空间中去,主要用于文化产业的发展。他要做一个华丽的转身,致力于继承和发扬中国优良的传统文化,使之产业化、规模化,同时要引进和融合国外的优秀文化,形成独具特色的文化产业形式。这样不仅可以创造更大的利益,更能产生丰富的社会文化效应,让创造和消费文化产业的每一个人都能置身于其中,感受文化的精神盛宴与引导力量。

郑宗衍认为,国家的发展会经历三个历史阶段。第一个是建国初期的政治稳定阶段,第二个是提升圈力的经济发展阶段,第三个是丰寓人民精神生活的文化腾飞阶段。正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国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比其他三个拥有更雄厚的实力和更广阔的文化市场,西方对古老的中国传统文化更是越来越尊崇,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唐人区越来越多,各个方面的中国元素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孔子学院在大量开办,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了解和学习中国文化。我们作为炎黄子孙更应该把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作为己任。

从对贫困孩子的资助中,郑宗衍也深切地感觉到不仅要对这些孩子在经济上给予帮助,更需要给他们更多的人文关怀。财富的贫瘠必然导致文化的贫瘠,财富的膨胀也会滋生精神乞丐。郑宗衍说:“仅仅解决了孩子们吃饭和上学的问题是不够的,也要给他们更好的文化设施和文化环境,这也是全体国人所缺失的。”目前,国家政策也在大力支持文化产业的发展,所以,郑认为文化产业必将腾飞,这不仅有利于人民精神层次的丰富与满足,更蕴含着巨大的商机。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人见证了中国经济的腾飞,世界见证了中华民族的腾飞。随着国内生产总值和国民生产总值的逐年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从温饱到小康,中国经济跨上了历史性的新台阶。然而,在经济发展的同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不同步,产生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信仰缺失、极端自私、畸形炫富、铺张浪费等丑恶现象深深刺痛着郑宗衍的心。他想人们在物质不断丰富的状况下,精神层面相应的有了更高的追求。而能满足人们这种追求的,应当是一个健康向上的文化产业链。

那么,中国的文化产业现状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吗?他组织了专门团队对中国文化产业的现状进行调研,调研的内容涵盖文化产业的方方面面,调研的结果让郑宗衍开始了新的思考。列举几个简单的例子。一是新闻媒体程式化痕迹严重,一些论坛网站上,有不少帖子都是表达对于媒体传播形式和内容的不满,诟病媒体内容千篇一律,粉饰太平,流于表面。虽然有些言辞过于激烈,观点失之偏颇,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与国外一些知名媒体比起来,我们的媒体产业特别是电视类节目确实缺乏一定的多样性与吸引力。二是纸质出版物市场极度萎缩。中国的报刊杂志等在国际上缺乏影响力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每年都有大量的期刊杂志都因为不科学的运作难以维系关门倒闭,甚至一些生存了近百年的曾经辉煌鼎盛的国家级刊物都是举步维艰。不得已国内承办一些国际上知名的评选活动都只能由国外的一些权威媒体完成。而国外一些知名报纸的头条往往能引起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关注。三是电影行业理念滞后。影视娱乐业可以说是现在人民文化生活中市场很大的一部分。好莱坞曾经创造并且还在延续着文化和财富的双传奇,相比较偌大的中国文化市场,中国内地电影行业滞后性不言而喻,同样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印度,建立了宝莱坞这个巨大的电影工厂,其出产的影片虽说可能在大制作、高技术等方面不及美国好莱坞的一些巨制,但同样有许多十分优秀的影片,在世界电影界的影响力不容小视,曾获得许多重量级奖项,其规模之大,运作之完善,产出之高效是任何内地电影公司无法比拟的。中国不乏好演员与好导演,却无法做到高质量电影的持续产出。这正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滞后的一种体现。

郑宗衍说:“我说的这几个例子,仅仅是文化产业中的冰山一角,对于整个庞大的文化产业链来说,中国目前还处在发展的初期,从十八大报告‘五位一体’的新提法中我们可以看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离不开文化建设的。所以中国的文化市场将迎来大发展、大进步。”

谈到发展,就必须根据产业的构成特点,运营方式进行规划。由于文化产业的组成相对复杂,涵盖的项目很多,郑宗衍选择了与中国国情紧密相关的地产类项目入手,通过打造杭州创意文化产业园项目将工业与商业有机融合。在地产类项目上注入大量的文化元素,加上政府对于文化类项目的政策优惠措施,形成独具特色的一种产业类型——“二点五产业”。项目包含了文化创意工厂,文化主题loft酒店,文化风情别墅以及创意展区和艺术会所。

这样的形式自然的形成了一个概念——文化综合体。项目致力于创造一个平台,帮助一些文化事业的从业者拥有自己的创业空间和创业资金,做文化企业的孵化器。独特的装修风格,让每一个空间都具有风格各异的文化气息。加上一系列配套设施的不断完善,逐步形成一个集生产、销售、展出、商业活动、文化聚会、住宅、酒店、会所等为一体的文化宫殿。让每一个置身于其中的人都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与西方文化的热情奔放的完美融合。

儒商是中国商人的极致。有着浓郁文化情结的商人郑宗衍一直梦想着构筑自己的文化王国,在他的王国里文化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和开放的。着手文化产业的投资,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文化的发展中去,也会让更多的人了解文化,喜爱文化,投身于文化产业中去。这不仅对于国家的精神文明建设有着促进作用,更增加了就业机会,拓展了就业思路。他说:“仅仅靠一些人对于文化产业进行投资来实现中华民族文化复兴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国家把文化建设作为工作和重要内容,文化的发展是大势所趋。我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能够参与到文化的发展与建设中去,在各个领域,不断推进我们国家的文化复兴步伐。在不断的求实和探索中,将文化产业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郑宗衍,一个传奇的商人,一个低调的商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商人,一个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商人,如今正以儒商独特的视角和大气,构筑自己理想中恢弘的文化产业王国,享受再创业过程中的酣畅!